4 min read

走小路,而非高速。我为什么对效率保持警惕①

我喜欢用自驾的方式在异乡旅行,并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只要条件允许,一定放弃高速公路,选择国道或小路。 旅行对我而言意味着的绝非效率,我更希望在途中遭遇一些偶然和意外,这些偶遇让获得更多体验和快乐。
走小路,而非高速。我为什么对效率保持警惕①
我在瑞典于斯塔地区拍摄的乡间小路,2016年

我喜欢用自驾的方式在异乡旅行,并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只要条件允许,一定放弃高速公路,选择国道或小路。 高速公路代表了文明进化过程中的效率一面,对社会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当然贡献颇丰(想想今天的物流体系有多重要)。但旅行对我而言意味着的绝非效率,我更希望在途中遭遇一些偶然和意外,这些偶遇让获得更多体验和快乐。

效率绝非坏事,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均源于此,不做它述。

但“凡事均向效率看齐”的价值观,在我看来有些危险,或者至少很无聊。它让大家变得越来越功利,好像一切皆有目的才有意义。职场上,我们崇拜那种“不走弯路”的职业秘诀,每做一件事都要具备明确目的。生活里我们崇拜方便,电商送货超过一天后就不耐烦,外卖骑手为了几分钟在马路上铤而走险。娱乐时我们愈发焦虑,超过5分钟的视频被认为不够“摩登”,听播客都要两倍速播放。不再例举诸事,我对“效率”的警惕源自两点:

  1. 追求达到目的的效率,往往无法达到效率
  2. 效率是方便,但不是幸福

本次分享的两位作者,分别对应这两点。Paul Graham的《公车票天才理论 | The Bus Ticket Theory of Genius 》阐述这位硅谷企业家对于“功利性”的观察,他的观点是:“有着非凡成就的人,他们着迷的事情对大部分的当代人而言看似都没甚么意义”。另一位作者,是享誉亚洲的茑屋书店创办者—增田宗昭先生,他在《知的资本论》一书中道出“效率不等于幸福”的观点,本书对我启发诸多,会单独写一篇读后感,所以这次就把重点放在Graham的文章上。

我们对Graham的认识大多源自于那本著名的《黑客与画家》。与我同样喜欢的Taleb一样,他擅长对很多共识进行反思,这种视角容易惹人争论,本篇文章源于他的个人网站,摘录如下:

如果你观察那些有着非凡成就的人,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模式,就是一开始都是像公车票收藏家一样,他们着迷的事情对大部分的当代人而言看似都没甚么意义。
天才之所以能成为天才,可能就是:单纯地着迷于一件有意义的事。
大家通常会认为有伟大成就的人比较有远见是因为他们很有才华,所以能找到其他人所忽略的道路。但如果你去观察如何得到伟大的发现,就会发现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很有才华。例如达尔文对各个物种的观察都比一般人更加仔细,但这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这么做可以带来伟大的发现,而仅仅只是因为他对这些事物非常感兴趣。

Graham认为“做自己有热情的事情”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因为有热情的事情往往更容易坚持,产生复利。而且在这种看似无意义(无效率)之事的过程中,往往会激发很多偶然的灵感和分支,这种偶然性极具价值。

反过来说,那些倡导功利性的方法论和书籍(如何像XXX一样成功之类),即便谨遵其嘱,又能有多少胜算?成功是概率的结果,用结果倒推的所谓“方法”,在逻辑上并不完全成立。

效率是一种绝对关注结果的视角,但就像旅行一样,人的体验和价值其实往往在于过程。

“浪费是青春的本质”—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