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min read

“拖延”是有益的决策方法

让事情自然发展一段时间,有时比着急做选择(做干预)更有好处。
“拖延”是有益的决策方法
Photo by Annie Spratt / Unsplash

开始想了一个系列话题:决策(Decision)

拖延可以让事件自行发展,让积极分子有机会在制定不可逆的政策之前改变想法。 拉丁语中有一个谚语:“欲速则不达”。罗马人不是唯一尊重自愿放弃行动的古人。中国的思想家老子也创造了无为(即消极成就)的学说。 很少有人知道,拖延是我们的自然防御本能,是让事情顺其自然地发展、行使其反脆弱性的本能;它源于某些生态或自然的智慧,结果也并不总是坏的。——《反脆弱》

标题党?不。我不是在说传统意义上的拖延症对生活有好处,也不是鼓励那种只说不干的做派。我的意思是指:让事情自然发展一段时间,有时比着急做选择(做干预)更有好处。

2019年离开公司后,我有几次很不错的投资机会,当时觉得有些没想通的地方,就决定再等等。现在回头看可能有些“马后炮”,但这些机会后来或多或少都出了问题,有拖延症的我反而受益了。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风险,承担风险才能有超额收益。但这里讨论的并不是是否承担风险,而是当“机会”出现时,它诱人的那些“优点”,是否真的足够强健。而“时间”其实是最有效的冷静剂,它可以减缓我们过度放大优点的冲动,很多事隔几天、几周再去看,就没有当时感觉那么“好”。时间同样可以让机会本身暴露出一些问题,而这是在短时间观察下无法做到的。

由于拖延源于我们的自然意志,传递了我们自身动力不足的信息,因此解决方案就是换个环境或者换份工作,让自己不要那么纠结或者压抑。很少有人可以领会这样的逻辑,人们应该过一种视拖延为有益工具的、基于自然风险进行决策的生活。——《反脆弱》

人们鼓励有“执行力”的人,赞美那些“有想法就去做了”的创业故事。但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些“想到就做”的行为中,有大量失败的结果被社会忽视了,而媒体只喜欢报道那些少概率的成功故事。至少从我身边来看,急于实践的案例大多很快出问题。

我自己有比较严重的拖延习惯,有时想好的事情迟迟不做执行,在这一点上它无疑是有害的。但从另一面看,有些并不十分确定的想法,“拖”一段时间往往并无坏处。尤其是遇到特别纠结的选择时,外界往往有一种“要果断”、“痛快点”的声音给自己压力。但事实上,没有考虑清楚的决定和毫无技巧的赌博没有区别,而德州高手也会承担风险,但这种风险是基于概率而推算出的决策。

"Decisions: If you can’t decide, the answer is no. 当你无法决定时,答案是不。——Naval

朴素逻辑上讲,任何改变都是有成本的。所以Naval认为在无法做决定时,保持不变是最经济的选择。这听起来有点反常识,甚至哗众取宠。但我自己却越来越认可这中间的某些道理。、

做决策大概是很多人最苦恼的命题,但这又是人生里最重要的几件事情之一。如果你遇到类似的情况,不妨看看“拖延”的效果,让时间帮忙解决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