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min read

Letter #006 阅读是为了寻找支点,而非终点。

很多观点随着时间会改变。 在刚进入职场的阶段,因为快速吸收大量知识,自己容易形成很多坚定的观点。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中大部分都会被自己反复质疑。
Letter #006 阅读是为了寻找支点,而非终点。

卷首

很多观点随着时间会改变。

在刚进入职场的阶段,因为快速吸收大量知识,自己容易形成很多坚定的观点。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中大部分都会被自己反复质疑。

对于做产品,曾经天真的以为用户体验就是最优先考虑的,后来发现要把商业、供应链、利益相关方都是要综合平衡的因素,有时甚至比前者更重要。

对于工作,以前抱持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心态,舍弃了生活和健康去All in,最后发现长久地坚持可能对自己更合适。

再比如对数字媒介的观点,也曾经抱有相当激进的认识,用绝对的「好」和「不好」去衡量媒介,忽略了事物的两面性,在上周的《对娱乐至死的误解和琢磨》中我也记录了这一过程:

2008年在杭州阿里的时候,在当当购买了《娱乐至死》。一知半解的读完,以为大受启发,后来却感受到诸多矛盾的观点;
2016年接触到Alan Kay“媒介游击队”的观点;
2019年夏天,和一位新浪微博创始成员在东直门的小酒馆争论对短视频的看法,旁边的人大概觉得我们有病;
2021年续订@读库 时,老六的一篇文章引起我进一步的拧巴思考; 同年《don’t look up》上映,对其内容深深地不以为然;
2022年,纽约时报作者Klein一篇《媒介即是内容》把麦克卢汉当年的叙述做了全新阐释;

旁人的思考在不断影响我对观点的判断,结论的意义变得越来越小,过程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从小习惯了某种语文教学的范式,要求自己对任何文本和创作都索取一个观点,最好是充满确定性的观点。但优秀的文本、影像、艺术创作,往往带来的不是某个「确定性」的结论,而是开启更多思考的「不确定性」。

之前和友人推荐「锵锵三人行」,被问到是否同意其中的一些嘉宾观点。我才发现自己对窦文涛、梁文道等人的很多看法并不认同,且这个数量不在少数。「如果并不认同,为何还那么喜欢去听呢?」。其实这个节目之所以吸引我,正是因为其中充斥着不同角度的大量观点,激发了自己的一些小思考,嘉宾在其中的观点,是一种引发思考的养料。阅读的价值也是如此,它的目的不是告诉读者某个正确答案,而是提供展开思考的线索。

这是我喜欢阅读的原因。

对娱乐至死的误解和琢磨

I Didn’t Want It to Be True, but the Medium Really Is the Message

转存版+简单翻译

审美

「灵魂的颤抖 the soul trembles 」

日本出生的柏林艺术家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在布里斯班现代艺术画廊(GOMA)举办了数百件身临其境的互动装置和作品,展览名为“灵魂的颤抖”(The Soul Trembles) ,回顾了该艺术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实践,包括雕塑、视频表演、摄影、绘画和布景设计。

作品传达了一种摇摆不定、令人不安的感觉,触及记忆、梦想、焦虑和沉默的无形表达。

和自己的交谈

最好的职业选择,就是做你自己。如何让自己更具竞争力。与其陷入模仿别人的疲惫状态中,不如选择做你自己,也就是最大限度的放大自身的特点。成功学和“干货”的重点往往是提供一套让你感觉可以快速成功的方法,对他者的学习和借鉴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这种做法的目标是模仿和变成别人,效果则往往很差。这是为什么我一直抵制干货的原因。相反,我们最具竞争力的产品就是自己本身,在做自己这件事情上,几乎无人可以打败你。

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