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in read

Excel也许是Jobs“思维自行车”的最佳实践

Excel也许是Jobs“思维自行车”的最佳实践

Packy McCormick在Substack上发表了一篇Excel Nerver Dies,分析Excel的历史与产品设计特点。Packy对Excel的评价颇高,称之为“实践Jobs思维自行车的最佳案例”。本文是一篇读后笔记,并补充了相关中文阅读资料。

table of contents

  • “思维自行车”的最佳实践
  • Excel的增长历史
  • 反脆弱的网络效应
  • 广泛的影响力

“思维自行车”的最佳实践

对年轻一点的朋友来说,微软的Office产品远不如苹果那么性感。就像windows的体验设计常年被挖苦,不友好、丑陋等评价对Office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在中国我们享受了几乎20年的盗版Office,但对待它的苛刻程度却远超苹果。

而Packy却认为:Excel可能是Jobs著名的“思维自行车”的最佳实践。

'A Bicycle of the Mind' - Steve Jobs on the Computer

先看下Excel的用户规模:

Excel 是地球上最流行的编程语言,大多数用 Excel 编程的人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实际上是在编程。据估计,目前有 12 亿人使用微软 Office,虽然很难确切知道有多少人经常使用 Excel,但估计有 7.5 亿用户。相比之下,截至 2018 年,只有 1070 万 Javascript 开发人员和 700 万 Python 开发人员。

7.5亿的用户,大部分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在编程。这种“赋予普通用户专业编程能力”的特性,是对思维自行车的极佳阐释。大多数使用Excel的用户并不是专业人士,但或多或少借助了Excel的编程工具进行计算和生产。想想企业里各种年龄的财务人员、分析人员每天用Excel完成的事情之多吧,他们可能毕生都不写一行代码,却完成了大量的计算。

Excel may be the most influential software ever built. It is a canonical example of Steve Job’s bicycle of the mind, endowing its users with computational superpowers normally reserved for professional software engineers. Excel 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软件。这是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 思维自行车的典型例子,赋予其用户通常留给专业软件工程师的计算超能力。

“赋予其用户通常留给专业软件工程师的计算超能力”。在这个描述里,生产力是最关键的因素,而工具是可用的,低代码的,却不一定是没有门槛的。

“思维自行车”带来了很多后续争议,Alan Kay作为Jobs的挚友,在采访中表示了对iPhone等产品的不同看法。这位在iPhone初代发布会上被Jobs提到的导师认为:以iPhone为代表的产品文化强调消费多于生产,且过于执迷“简单的用户体验”,这与最初硅谷先哲们对于电脑和网络的追求方向并不完全一致。

这有悖于我们对iPhone和Jobs的评价,毕竟iPhone对移动世代具备奠基意义。我想Kay在这里说的是另一个问题:他从未否认Apple对移动互联网普及所做的贡献,以及iPhone是伟大的消费产品。但Jobs的“思维自行车”可能代表了一代硅谷人的初心:创造具备伟大生产力的产品,而并非是人人都会用的产品。

iPhone强调的恰恰是“生来会用”的体验与无需学习的特性,而低门槛的使用方式势必影响内容的生产质量。举个简单的例子,这是一个人人能拍照片、制作视频的年代,但Ins和Tiktok上大量的内容却难称得上有太多意义(这里泛指对社会的意义,比如随手拍的照片对拍摄者具备记录意义,但对公众却不意味什么实质内涵)。数量不等于质量,自媒体的例子更明显:在传统纸媒年代,媒体具备一定的公信力,而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成为记者,但新闻的真实度和质量变高了吗?显然没有。

即便Neil Postman在1985年的《娱乐至死》中已经给出了警示,iPhone在结果上站在了消费那端。再次强调:这无所谓对错,只是个事实。Jobs打造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消费级产品,但在生产力工具方面却低调了下来,因此Kay的唏嘘绝对应该被理解。

iPad多年来强调自己是生产力工具的意图和努力,除了商业版图的需要,也可理解为对“思维自行车”的回应。但这实在有点讽刺,因为“婴儿都会用”恰恰是当年iPad宣传的亮点,这与生产力似乎存在一定矛盾。

而Excel提供了另外一种产品范式:用户需要学习编程,但并不困难,甚至学习后很难察觉自己在使用它。同时,Excel拥有集聚网络效应的产品力,使用户在一套简单的编码体系中能够构建海量的用例,这是它能存在36年的重要原因。在展开这一部分之前,我们先看看它有趣的历史。


Excel的增长历史

与诸多伟大产品一样,Excel并非第一个电子表格产品。在微软研发Excel时,市场上存在另一个对手:LOTUS 1-2-3。而盖茨和团队选择的产品策略事后则被津津乐道,他们决定将图形界面作为Excel的特色之一,因此在 1985 于在 Macintosh 上独家推出了 Excel。是的,盖茨决定在其竞争对手苹果的电脑上发布产品,以此来提现图形化界面的优势,而 Lotus 1-2-3 却被困在自己的 MS-DOS 上,这使得 Excel 成为主流。

今天回头看,Jobs和盖茨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有着各种交集和故事,虽然主要作为商业对手存在,但也有发布Excel这样的相互成就:Excel是Mac第一个真正的杀手级应用,而MAC的图形界面帮助微软超越了LOTUS 1-2-3。

We have Steve Jobs to thank for Microsoft Excel, and Microsoft Excel to thank for Apple. Spreadsheet software was the first truly killer app for the Mac and home PC, and the Mac’s graphical interface helped bring spreadsheets to the masses. The two propelled each others’ growth.

商业是个复杂的环境,决策往往受到情绪、噪音的影响,选择Mac作为合作平台是一个极其理性和冷静的决断。彼时的微软和苹果有合作亦有对峙,既不示弱吃亏,也不意气用事,需要很高的商业智慧。

Excel另一个增长关键因素来自技术层面,程序员Doug Klunder 构思了同时在两个维度上进行计算的方法,这决定了Excel的核心用户体验:即时响应计算。这在今天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特性,彼时却带来了质的体验飞跃。核心功能具备体验优势时,会带来大量的增长。而很多公司的体验优化其实是产品人员冗余的一种表现,花很多精力在细节和次要功能上,这种情况并非有错,但很难直接影响增长,“一个充分的好理由,胜过一大堆小问题”,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在《一生的旅程中》提到Jobs也有这样的观点。

One of the most magical aspects of Excel is that it is reactive. When you change an input to a formula in Excel, any output that depends on that input is automatically updated. Because Excel has been with us for so long, we take this property for granted. But most conventional programming languages are not like this: when an input is changed, each step that depends on that input needs to be deliberately re-run for the output to reflect the change. Excel 最神奇的方面之一是它是反应性的。在 Excel 中将输入更改为公式时,依赖于该输入的任何输出都会自动更新。因为 Excel 已经跟随我们很久了,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属性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大多数传统的编程语言不是这样的:当输入发生变化时,依赖于该输入的每个步骤都需要故意重新运行,以便输出反映变化。

计算速度的降维打击,加上革命性的图形界面是Excel在增长历史上最重要的特性。纵观很多超级产品的增长历史,爆发往往源自很少数量但极重要的体验创新,它们在根本上改变了供需关系。关键性的增长决定于这些核心特性。今年流行的所谓增长黑客,更像是基于数据的精细化运营,它可以带来相对平缓的增长,却无法实现这种爆发性的质变。

Excel holds a dominant position (~80%+) by most estimates, with a near monopoly for more intensive use cases like financial modeling. 根据大多数估计,Excel 占据了主导地位 (大约 80% 以上) ,对于金融建模等更密集的用例几乎占据了垄断地位。

反脆弱的网络效应

Packy认为Excel存在明显的林迪效应(Lindy effect)。也就是说,EXCEL的产品特性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考验,这种反脆弱性会导致它存活更久的时间。

林迪效应(Lindy effect)是指,对于一些不会自然消亡的东西,比如一种技术、一个想法,它们的预期寿命和它们目前已经存在的时间成正比。即它每多生存一段时间,它的剩余预期寿命就会增加一点。在林迪效应适用的情况下,死亡率随时间下降。与此相反,生物上或者机械上的东西则遵从浴缸曲线,过了“儿童期”之后,死亡率会随着时间上升。预期寿命是概率意义上的,所以即使“预期”某事会继续存在,它还是有可能灭绝或消失。换句话说,需要同时估计年龄和“健康程度”,来判定一个事物是不是会继续存在。 ——维基百科

在林迪效应下,它的“良质”会让人们不断地对其增加信任,愿意在其基础上开发更多的用例和场景,也会愿意让它存活得更久。对于一个应用软件来说,36年的寿命并不十分常见。同时,长时间的使用Excel让人们不愿意轻易再更换工具,比如Google Sheet也很好,但Excel的核心用户不会迁移。这就是产品的沉淀效应,也和俞军先生当年提出的迁移成本有关(即新产品体验减去旧产品体验要大于迁移成本,用户才会转移)。

Excel is Lindy software. Excel 是林迪软件。Introducing seamless reactivity to spreadsheets in a graphical interface created such a magical and intuitive experience that Excel was able to steal the lead from Lotus 1-2-3. As it’s evolved, new competitors have tried to steal market share, most seriously Google Sheets, but those doing serious analytical work in Excel’s core focus area wouldn’t dream of switching. Excel is too good at what it does. It won, and continues to win, on quality. 在图形界面中引入对电子表格的无缝反应,创造了如此神奇和直观的体验,以至于 Excel 能够从 Lotus 1-2-3 那里抢走先机。随着它的发展,新的竞争对手试图窃取市场份额,最严重的是谷歌表格,但那些在 Excel 的核心重点领域做认真的分析工作的人不会梦想转换。Excel 太擅长它的工作了。在质量方面,它赢了,而且还在继续赢。

这带来了巨大的网络效应,人们使用Excel越久,就越不容易迁移,这导致无数的用例不断地被开发出来,银行、企业、开发人员都会“半强制”的使用它,每天7.5亿的用户把它推到了用例的极限。Excel变成了很多行业的通用标准,这让它非常难以被颠覆。

Excel continues to build up serious network effects: many of the models that run businesses and markets are built on Excel, developers build plug-ins for Excel, banks and consulting firms train incoming classes of analysts on Excel, they practice Excel non-stop for years and get really good, and when they go on to start and run companies, they mandate the use of Excel. Excel 继续建立网络效应:许多运行企业和市场的模型都是建立在 Excel 之上的,开发人员为 Excel 建立插件,银行和咨询公司用 Excel 培训新入职的分析师,他们多年不间断地练习 Excel 并且变得非常好,当他们继续开始运行公司时,他们强制使用 Excel。

广泛的影响力

Excel的用例实在太过广泛,这也导致一个结果:越来越多的Saas软件在分拆它的垂直领域。Redpoint 的Tomasz Tunguz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

Excel has done a phenomenal job educat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about the power of software. Startups are taking advantage of this newly data-literate user base and carving out individual applications, replacing Excel with dedicated workflow that’s optimized for a particular function.Excel 在教育数亿人了解软件的力量方面做了非凡的工作。创业公司正在利用这个新的数据文化用户群,开发出独立的应用程序,用专门针对特定功能优化的工作流程取代 Excel。

2019 年 5 月,Ross Simmonds在 Tunguz 的文章《这些 SaaS 公司正在拆分 Excel —— 这就是为什么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This’s Why It’s a Massive Opportunity) 中提供了一个非详尽的图表,描述了一些公司在特定的垂直领域和功能上分拆Excel 的情况:

这张图表中的公司市值已经超过5000亿美元。即便如此,Excel的用户规模并未受到太大影响,这就是林地效应所导致的结果。在很多行业里一旦形成标准和共识,打破的难度是极大的。

If there is a core product design lesson to learn from Excel, it’s that combining usability with flexibility is both incredibly difficult and incredibly rewarding.如果有一个核心的产品设计课程可以从 Excel 中学到,那就是将可用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是难以置信的困难和难以置信的回报。

这是一条在HackerNews上对Excel的评论,准确总结了其产品设计的最宝贵要点。这种“回报”带来了巨大的复利,也影响了诸多No-Code和Low-Code产品的设计理念。我们熟悉的Notion、Airtable、Shopify、Figma均在此列。这些产品的特性是:

  1. 具备一定使用门槛
  2. 向用户提供一定的编程能力
  3. 用户以开发者无法预料的方式创建内容,增强网络效应

回到文章的开端,Jobs的“思维自行车”似乎就是意指如此。它绝非一味地惯着用户,一味地让用户“无脑使用”,而是通过一定量的学习而获取强大的编程和计算能力。

在此我想起任天堂的一些游戏设计机制,例如《马里奥制造》、《动物森友会》等。这些游戏通过提供给玩家的工具,赋予用户制造游戏内容的能力,这些游戏的本质都是试图制造网络效应。但这里有一个非常的重要的前提,即产品本身是否已经具备足够的用户体量和稳定性。Excel是因为拥有强大的林迪效应,才有条件驱动用户制造无穷的用例,这二者绝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依存的。换句话说,Excel在1985年首先解决了增长的核心问题,之后通过用例和标准去巩固了这种垄断地位,形成了良性的循环。如果一款产品在初期就试图直接实现这种循环,难度是非常巨大的。


结尾

Excel在产品设计上很可能被低估了,在一个过度关注新奇技术和友好体验的行业趋势下,一种经历了时间考验,需要用户学习,且具备强大网络效应和生产价值的产品文化值得被重视,这正是Jobs关于思维自行车的典型实践。

Excel Never Dies.


引用